Meta兴衰史:早起的鸟儿,死于混乱的清晨

Adario Strange 19-01-23 23:01:25 0
Meta的旅途不能说以失败告终。它就像升空火箭一样,只是在成功升空的时候偏离了升空轨道。

Meta这家位于硅谷的AR创业公司,其目标曾是向微软的HoloLens等顶尖产品发出挑战。然而,从兴到衰,也仅仅6年时间。

如家,Meta的故事已经到达尾声。那么,这6年时间,公司究竟发生了什么? 业绩是怎样下降的?公司的资产未来会落入谁手?

Meta创始人Meron Gribetz日前向外媒NextReality讲述了背后的故事:

衰落:一个关于AR的故事

过去整整一年为挽救公司而奋斗着的他,尽管在确认Meta已经被转卖的消息时,仍然保持着一直以来的乐观态度。他不再是公司的所有者,对于这家他当初凭借着激情、软件和硬件创新以及对计算未来的远见,历经超过5年时间打造的公司,也失去了关于未来的发言权。

“(Meta的)资产拥有了一个新的家,我感到很高兴,”Gribetz说。 “这意味着这些(资产)有了一个新的未来,由新的管理层决定怎么走,尽管我也不知道他们将要做什么。”

公司资产的转让在2018年12月的最后一周开始。此前Gribetz一直尝试寻求新融资,在美国和亚洲之间来回奔波了几个月,但是这些努力最终都未能挽救局面,Gribetz也很快发现公司已经开始被出售了。

Gribetz说:“这不是我和任何人之间的交易,而是银行和第三方之间的交易。”

Gribetz表示,在转让之前,他已经快要获得新一轮融资,然而随后的国际经济和政治气候改变了这一情况。他说:“不幸的是,由于中美贸易战,中国投资方在最后一刻阻止了融资协议。结果,我们开始耗尽资金。”

虽然Gribetz没有透露买家的名字,但销售文件已经揭示了很多事实。从2017年开始,Meta开始将其部分专利转让给Venture Lending&Leasing VII,Inc。这是一家位于硅谷的公司,主要为需要风险投资支持的科技创业公司提供融资。

然后,在2018年9月,该公司被迫暂时解雇约65%的员工,此举也大致了首席营收官及其公众人物Joe Mikhail的离开。

不久之后,在10月份第三周,共有87项专利和专利申请被分配给西雅图律师事务所K&L Gates(比尔盖茨的父亲William H. Gates Sr.是创办人之一,该事务所的客户之一就是HoloLens的开发商微软)。但是,这些专利被指定为“担保权益”,即抵押Meta债务的抵押品,而不是最终的所有权转让。

在美国专利及商标局供职五年的律师Andrea H. Evans解释道:“专利是一种无形财产/知识产权。与不动产一样,它可以被授权、转让、出售或作为抵押品。”

“通常情况下,当专利被质押为抵押品时,债权人会在专利中记录'担保权益'。例如,如果发放贷款,贷款人将把该专利的担保权益作为偿还贷款的抵押品,确保他们遵守贷款。”

当被问及K&L Gates在本次事件中的角色时,Gribetz拒绝提供更多细节,但确认该律师事务所不是新买家之一。

由于Meta在与Genedics的专利侵权案件中辞退了原有的法律团队,法官Christopher J. Burke提出了一个截至日期(1月24日)。为了避免默认判断有利于Genedics,法官要求Meta在该日期之前请出新的法律代表。被问及他或买家是否会回应法官的要求时,他再次拒绝回答,并表示剩下的问题由买家解决。

事实上,Gribetz不仅不确定Meta的买家将零散地出售资产还是将公司作为一个品牌运营,而且无法说出他未来可能担任的角色。

梦1.0:不应该这样结束的

早在2011年,在哥伦比亚大学(Gribetz在该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和神经科学)附近的哈莱姆区,与一位迷恋智能手机的朋友闲聊一番后,Gribetz决定探索打造AR设备的可能性。

很快,他通过AR接口的实验追随这个远大的理想。即使今天,当他解释这个AR接口实验时,你仍然可以听到他的声音中的热情。

在2012年12月,他正式开始组建Meta公司。

进展非常迅速,不到一年的时间内,Meta团队就发起了一项Kickstarter众筹活动,共筹集了194444美元资金,几乎是众筹目标10万美元的两倍。2014年,该公司在旧金山的TechCrunch Disrupt正式推出了Meta 1开发套件。

大约在2015年,风险投资接踵而来,Meta从香港李嘉诚的Horizon Ventures、北京的京东方、硅谷著名投资人Tim Draper,以及Reddit联合创始人Alexis Ohanian等投资者手中获得了2300万美元A轮融资。

但是,Meta的辉煌到了2016年才刚刚开始。当年Gribetz参加了温哥华的TED Talk活动,展示了公司当时最新的AR设备Meta 2。

Gribetz在演讲中说:“不管你是给妻子发电子邮件,还是正在编写一部交响曲,或者只是安慰一位朋友,你都是以同样的方式完成:在这些长方形设备前弯着腰,摸索着按钮和菜单,然后选择更多的长方形界面。”

“但是我认为,这是错误的方式。我认为我们可以开始使用更自然的设备。我们应该使用能够将我们的工作带回世界的设备。我们应该使用利用神经科学原理的设备,扩展我们的感官。今天,我碰巧带来了这么一款设备。它叫做Meta 2。我们来试一试吧。”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在各种技术会议和演示活动中,技术行业人员也尝试了这款设备,Meta 2也没有出现在一个真空市场中。当时,像HTC Vive和Oculus Rift这样的沉浸式设备已经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而微软的HoloLens也早在一年前就发售了。

Meta可以说行业里的一只早起的鸟儿。然而,这个早起的清晨,是一个充满不确定性,而且被各大科技巨头主宰的尚未成型的沉浸式计算市场。

在接下来的两年中,Meta继续宣布着企业计划,推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远程协作软件。但是在光鲜外表的背后,公司的资金很快就耗尽了,甚至戴尔的合作,以及2018年AWE大会上的表现都无助于公司的继续融资。在资金压力持续增加的时候,该公司又陷入了专利诉讼案件,进一步耗尽了其资源。

结语

Meta宽敞的门洛帕克总部如今已经空无一人。Gribetz在反思过去的同时,对于未来甚至怀有一丝希望,因为他看着这个自己曾贡献拓荒之力的行业慢慢出现了Magic Leap和Nreal等新兴力量。

Gribetz说:“AR和VR都是很难的。他们是行业里最复杂的组合技术。我们以相当于Magic Leap和微软的一小部分预算取得了这样的技术成就,我为Meta 2感到自豪。”

“我们开发了第一个完整的AR系统,支持手动跟踪、光学和世界跟踪。这些都是我们在2014年的Meta 1中就已经能够做到的东西。很多行业巨头后来都遵循我们的标准,我为此感到自豪。我们确实很早就入局了,但是我认为“太早”这个词需要我们在未来回顾。”

最后,在经历了起起伏伏后,Gribetz向AR从业者提出了一些建议,向他们可以为下一代计算系统开辟道路。

Gribetz说:“从杀手级应用开始。每家失败的公司的创始人都花了太长时间才意识到这一点。如果我能够重头再来,我会一开始就接受这个想法。多年以后,我发现这是每个创始人都应该问自己的问题。硬件还不够,你需要找到自己的市场,研发出自己的杀手级应用。”

Meta的旅途不能说以失败告终。它就像升空火箭一样,只是在成功升空的时候偏离了升空轨道。Meta为推动AR行业发展的一举一动都不会被人们遗忘,而这家公司甚至可能会在新领导的带领下展现出更耀眼的光彩。Gribetz坚信,他仍然追随着自己的梦想,为人们打造出“脑袋中的iOS系统”这样的“零学习曲线计算机”。

他说:“我有一个非常明确的任务,就像我在2016年在TED上所说的那样,让10亿人用上AR头显。我没有说是哪款头显,我只是说把玻璃屏幕、光场、图像,以及最重要的直观计算体验,带给10亿用户。目前整个形势在任何方面都不会让人愉快,但它不会让放慢我完成这个任务的步伐。”

信息来源:nextreality 编译:黑匣 爱德华多

郑重声明:黑匣网(www.heix.cn)的全部内容,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者以其他任何形式擅自使用,违者必究,特此声明!如需转载,请联系【黑匣微信:heixvr】

黑匣微信:heixvr黑匣微信:heixvr

评论

评论正在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