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圳创业三年,他们今年收入为零

许仕林 18-12-21 20:12:37 0
他不想被说成是VR公司。

第一年收入2万,第二年收入2000,第三年尚未有收入……唐俊龙创业三年,不仅没挣到钱,还因为创业花费20万,背负着债务。

“现在该用深圳这3年交的学费,来帮助贵州成长了。”他说。

乡村旅游梦

“回贵州,因为这里有真正的乡村旅游。”

11月,唐俊龙带着伙伴“面包”离开广东,回到了贵州家中。这次回乡,他有了一个全新的目标:在当地发展乡村旅游,帮助人们真正脱贫。

他的想法源自他在当地贫困乡村的经历。

有次他到访一个贫困的乡村,当经过一户楼高三层约有400平米的农家时,一个70岁的老人叫住了他,向他乞讨。唐俊龙了解到,部分接受扶贫的农民“现在活不干了,等着当地基层的人来给他们送钱、扫地,田也不种了。”

在他眼中,这并不是国家扶贫想要实现的效果。那什么是呢?以东北推广五常大米为例,国家通过扶持提供资金,找到当地适合种植的农产品,然后基于科学的方法生产、加工这种农产品,再通过互联网向全球贩卖。

发展经济要因地制宜。他从湖南省凤凰县薰衣草庄园和东北五常米的案例得到启发,又得知邻近的湖南有高原蜂蜜,觉得他的家乡可以利用这些优势发展乡村旅游。

“如果贵州的乡村旅游,以花海+高原蜂蜜,就符合乡村旅游的特性。因为蜂蜜必须依靠花海,花海可以吸引游客。”

“你可以带着你的女友来到花海结婚,并且尝试穿上防护服,采蜜,带回去留念。白天看花海,晚上看萤火虫。我们希望把乡村旅游往爱情方面去引导。”

这样的场景,唐俊龙打算先用虚拟现实表现出来。

烂柯人

刚在网上接触到唐俊龙时,我以为他是个40几岁的连续创业者,拥有亿万家产,钱一多便想着做点好事留个名,才会有返乡带动村民发展经济的想法。然而我之后发现,他五年前刚从大学毕业,算起来是90后。

5年前,刚刚离开警校的唐俊龙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将跟一个叫做虚拟现实的技术联系起来。无心进入警务系统的他,经历过半年的北漂生活,入过中医的门,后来回家自学了一年半编程,进入彼时心水的机器人公司。

三年前,他与在机器人公司的同事面包在深圳创办了绝望世界工作室,后成立了中二虚拟现实(深圳)科技有限公司,以虚拟现实内容开发为主营业务。

虽已创业三年,他们获得的订单并不多。他告诉我,公司第一年收入2万,两个月用完;第二年收入2000,3个小时就花光;而这即将翻篇的第三年,至今未有资金到账。人员方面,公司曾有伙伴来了又走,目前只有两个人:负责编程等技术的唐俊龙以及负责美术的面包。

因为学历背景,面包感觉在职场中受到了歧视,唐俊龙亦有相似的感受。他说,创业的动机是想看到面包这样的人将天赋发挥到极致,“他是有绘画天赋的人,但是这种天赋会被工作给磨灭。”

两年前,VR热潮席卷深圳。创业之初,唐俊龙把业务方向定为网站制作,而为了增加市场竞争力,他将方向转为“VR+网站”。

当然,在深圳创业并不容易,对于缺乏工作经验和人脉的他们而言更是如此。唐俊龙坦言,当时他们心里想着的不是大富大贵,而只是“活着”。

苦的时候,他们住在城中村,中午下面吃,晚上自己买菜做饭。唐俊龙的母亲隔一段时间会邮寄来做面条的配菜,他们就这样活到了现在。

潜心钻研UE4引擎,在城中村一待两三年,唐俊龙没注意到,VR圈的朋友们正一个个“弃坑”。2018年,他才突然发现,他们竟然是2016年一起创业的那一批VR界的朋友中,唯一不靠融资活下来的UE4技术团队。

“中二”

对于唐俊龙的另类,我们仅从他团队名里的“中二”便可窥得一斑。显然,他与我常遇到的创业公司老板或者程序员都不同(我说的不是头发)。

现在的他,言行之中毫不掩饰对自己和团队的自信。他很积极地在百度贴吧为UE4新人指点迷津,平时还在B站更新技术演示视频。

在发表于20173月的一个视频中,他用UE4演示了一个港口的场景——巴基斯坦的瓜德尔港。他解释说,他想把“一带一路”沿线各地区的风土人情、文化忌讳、危险事物等表现出来,方便国内的企业去做生意。他也想通过这个作品,吸引到合作伙伴以及商业合作机会。

他还在网上记录自己自学和创业的故事。他记录的一段话,展示了他们最新的技术成果:

20189月:这是一个值得庆幸的日子,我们终于突破一些技术,比如在VR交互,VR人工智能,VR优化,现在我们可以做出,如果你看着一个女性NPC的胸部这种不道德的行为,她会生气,并且捂着胸这样的行为,看着她的眼睛她会脸红羞涩,而这是交互和人工智能相互结合的成果,并且也把原本超大地图多建筑,由一年前30帧优化到200帧,在同一台电脑上。

只是,武功盖世照样得花钱吃饭,长时间没有接到单子的他们,在凑不齐搬家费的情况下离开了深圳。在那之前,他曾在帖子里表达了招募合伙人的意愿,希望住房和食物的问题得到解决。他相信2019年会是“VR爆发的时代”,他心有不甘。

至于当前在做的项目,他只知道“很多钱”,却不知道有多少。这让人不得不感到疑惑,同样让我不解的,还有他们公司“分钱”方式。

“一般55分,然后各买自己的设备。”他纠正我的说法,说面包并非公司合伙人,是“伙伴”。

难道公司将来的收入也这样平分吗?

“如果达到纳税的金额,就会先纳税,然后存20%到公司应急,其它均分。均分的钱,都是各种用来买自己领域的硬件设备的。这也是未来的分配制度。”他说,现在的收入需要多分出一份用以偿还债务。

他组建团队的方式也十分另类:

“每个项目结束后,团队都会解散,下个项目大家再一起。这样方便剔除拖后腿的人。我们会告诉大家我们在做什么,你只要能够听懂,就可以加入我们。”

空中楼阁?

在唐俊龙对乡村旅游项目未来的畅想中,虚拟现实场景将对说服当地政府和农户大有裨益,且能让更多人了解到这个计划,获得更好的建议。而就商业前景而言,游客跟农民都将成为中二虚拟现实的用户:用旅游项目吸引游客;用虚拟现实内容为农户提供花海培育和蜜蜂养殖的培训。而他将带头发起,放下乡村旅游世界第一块拼图。

接下来,他还将把虚拟现实、物联网、无人机、人工智能和乡村旅游结合起来。其中,无人机用于农业种植,物联网可以获得当地各种农作物生长情况、气候情况,通过把数据模型公布到全球,找到最合适的农作物。人工智能则与虚拟现实内容结合,实现内容智能化。

这就是唐俊龙的虚拟现实乡村旅游计划。然而在我看来,无论是成功推动政府和农民支持,还是为农民提供虚拟现实培训服务都要面对重重困难。人们相信亲眼所见的利益没错,但科技能带来令人敬畏的光环,也带来了缥缈的不真实感。在这个项目里,虚拟现实内容是难以起到推动项目落地的作用的。

做个善意假设,假如制作的内容能在画面完美的前提下,还兼具真实性、科学性、专业性,那开发团队应该专心做高质量的虚拟现实内容。当然,他们也可以做景区与园林规划,还可以发展线上虚拟现实旅游,就不要把这个想法落地到乡村旅游了,那是另一回事。

此外,规模所限,单一试点是否具备对省外游客的吸引力,能否证明项目可行性从而带动其他农户,都需要打上一个大问号。

“我们尚未做,因为缺乏启动资金,人脉关系网,现在通过做电力系统培训积攒资金。”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得知他们已初步完成周边环境人文调查,但欠缺的条件显然还有很多很多。

郑重声明:黑匣网(www.heix.cn)的全部内容,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者以其他任何形式擅自使用,违者必究,特此声明!如需转载,请联系【黑匣微信:heixvr】

黑匣微信:heixvr黑匣微信:heixvr

评论

评论正在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