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办八年,估值15亿美元,AR独角兽Blippar已凉凉

许仕林 18-12-18 19:12:28 0
关于Blippar的故事,大概就讲到这里了。

战略半年一变,烧钱比谁都快,AR独角兽公司Blippar不行了。

12月17日,从大洋彼岸传来消息,由于一家股东拒绝继续融资,AR公司Blippar已进入破产清算阶段。3年前估值达到15亿美元,到头来一场空。

AR

打开APP“Blippar”,对着杂志上的特定图案或者某个实物(Blipp)扫一扫,就能在显示屏上看到文字说明或者叠加的图案。这就是AR公司Blippar为品牌公司提供的主要营销服务。

“BLIPPAR”的图片搜索结果

我们得承认,这种AR效果已慢慢变得普通,但在8年前是非常好的创意。广告业有逐新的基因,只要拿得出新奇的吸睛的效果,不怕甲方爸爸不给饭吃。Blippar趁早拿到了不少大品牌的单子,包括可口可乐、百事可乐、雀巢和宝洁等。

Blippar创立于2011年,是属于那种真的老牌的AR公司,四位联合创始人分别是首席执行官Ambarish Mitra,首席技术官Omar Tayeb,首席营销官Jess Butcher和首席创意官Steve Spencer。公司成立之时,Google Glass和Cardboard尚未发布,更不用提ARKit或ARCore。

“BLIPPAR FOUNDERS”的图片搜索结果

关于这家公司的成立,还有一个有趣的故事。

有一天,Mitra在酒吧跟Tayeb聊天。他说,如果钞票上的人可以动起来,那就太妙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几天之后,Tayeb用手机演示了他想象的效果。就冲着这个效果,俩人一起从互联网保险公司辞职,开始组建公司。

他们就是这样的人,看中一个方向,说干就干。

探索之路

几年下来,作为一家广告营销公司,Blippar服务超过1000家客户,可以说在主营业务上做得不错。可惜的是,每一个单子挣的都是辛苦钱,积攒了一堆难以复制的项目经验,几乎没留下什么用户。当然,我一个路过看广告的,又怎么会成为你家广告的固定观众呢。

因此,用户重复使用这款APP的比率非常低。他们的客户捷豹汽车告诉记者,营销效果达不到预期,因此他们与Blippar的合作时间非常短,双方只是一次性合作。这是大家都想象得到的结果。

他们试着优化自家的扛鼎之作“Blippar”:如果你把手机摄像头对准一杯茶,Blippar会显示茶的定义和配方,然后还有附近的咖啡厅推荐。这相当于把扫标志物查看广告升级为“哪里不懂扫哪里”。他们还为APP增加了分类和收藏等功能。

“BLIPPAR”的图片搜索结果

总之,他们想帮广告营销APP增加日活用户,再把用户转换成广告的观众、消费者。在这个方向上,他们可谓一路走到黑。2017年,Blippar推出基于面部识别功能的社交功能“Halos”,宣传称该软件的人脸数据库有37万个公众人物的脸部数据,用户可以扫描各种媒体上看到的人脸,对识别出来的人进行评论,也能自己上传人脸照片到数据库。他们还说,这个软件已经可以识别500万个对象。

“BLIPPAR HALOS”的图片搜索结果

在技术上投入大量人力,收获了一堆技术数据,但是否达到他们想要的效果?我们不妨先了解下他们的用户数量再论。

他们在2017年宣称用户量已经达到了6500万。这可是个了不得的数据,相当于Twitter在美国的月活跃用户数。假如把这些流量利用起来,卖点增值服务,几亿流水恐怕是分分钟的事情。

但实际上,根据他们前员工的爆料,6500万包括Blippar历史下载量,所有使用其AR SDK的产品的用户数,以及Layar的用户数,真正属于Blippar的总下载量不足500万,日活有时仅有几百。

这说明一件事情:作为一个广告营销用的还不错的APP,“Blippar”不应该,也无法单独承担15亿美元估值。

自信

“我们相信我们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企业之一。”2013年,当拒绝美国公司的收购邀约时,Mitra这样说。他始终对公司异常有信心。

他由衷相信自己正在打造一个比Google还伟大的公司,大家会理解他,并且愿意给他钱。

“BLIPPAR FOUNDERS”的图片搜索结果

2014年,他将技术团队从英国搬到了美国加州山景城,目的是专注于机器智能的自我学习,这也是硅谷现在的热门领域。人工智能是个有前景的行业,几乎所有的大型科技公司都在积极探索。不过,这也是个烧钱的行业。

2016年,Mitra提出要做一款视觉浏览器,就是“哪里不懂扫哪里”的那个。这时,他们公司的主要精力,已经在人工智能和图像识别了。

“这不是关键词搜索。”对于所谓的视觉浏览器,Mitra解释说:“你不需要词语,你用的是图像,我们将开启一个真正互联的世界。”

Mitra这样告诉外媒Business Insider:“我正在努力建设的东西比互联网本身更大。”

烧钱

欢乐(yǒuqián)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Blippar融到的钱很多,但烧得太快了。

2017年,Blippar的运营情况急转直下。作为前后融资超过1亿美元,曾估值超过15亿美元的英国独角兽公司,Blippar负面新闻缠身,甚至开始哭穷了。

刚进入2017年,Blippar便公布了其从2014年11月30日至2016年3月31日16个月内的财报数据:一共亏损2580万英镑;营收上升86%,达到850万英镑。

“BLIPPAR MITRA”的图片搜索结果

Mitra表示,公司为了长期的事业发展而有大量的研发投入,导致营业额出现亏损,因此需要在一年时间内融到更多的资金,以继续投入研发和继续经营下去。他口中的长期事业,主要指AI和图像识别技术。

缺钱的窘状主要因为公司向计算机视觉转型。为了保留这一关系未来的火种,Blippar在2016年关闭了日本、土耳其和阿姆斯特丹的办公室,后来又关闭了山景城的一个办事处。融资方面,他们在2017年初哭穷后筹集到1990万英镑的续命钱,还通过出售旗下WaveOptics的股份募集到37.8英镑。

这时的Mitra只有一个目标:在钱烧完前找到新的好的商业模式,向下一个投资人证明公司有前景。

很多人都盯着他们,但又一个“16个月”过去,Blippar的情况丝毫没有好转。

2018年6月,英国工商管理机构Companies House发布了Blippar截至2018年3月31日的2017年财报。财报主要数据如下:营收570万英镑,营业亏损3500万英镑,银行存款剩1000万英镑。


Blippar前员工向媒体透露,前东家每个月的支出达到300万美元。即便考虑到公司规模已经缩减,公司的钱也只够他们再撑几个月。

就在三个月前,有消息称Blippar有望再续一条命——公司获得了早期投资者高通风投领投的3700万美元的投资承诺。但这可能是个不实消息,因为结果大家都知道了,三个月后的今天,Blippar已经开始走破产程序了。

《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有知情人透露,Blippar的股东之一马来西亚政府的投资资金在Blippar的紧急融资方案上投出了唯一的反对票。很重要的原因是,由于政府换届,当时赞成投资Blippar的那批人,已经离开了原来的岗位。

冲动

如今看来,Mitra和Tayeb在创业上的冲动,一直持续到了现在。这几年里,他们总是没有太考虑后果地去执行一个新的计划。

他们最早的创意用于广告营销,并真的拿到大量的订单。这是他们的安家之本,也是他们得以成名的本事,但后续的一系列探索都没能获得成功。

2014年,他们以390万英镑的价格收购了AR公司Layar。被收购后,Layar的情况大不如前,用户数从400万减少到仅有几十万。Layar的创始人曾向媒体抱怨Mitra正在毁掉Layar。

他们曾为短期平台Windows Phone和Google Glass投入不少研发费用,做过VR游戏,还在2015年收购了一家擅长软件设计及开发的公司Binocular,与之共同开发能够优化用户消费体验的产品,比如虚拟换装和虚拟美容。

“BLIPPAR FOUNDERS”的图片搜索结果

Blippar本身是一家创意营销公司,却一直往技术方向发展,他们对新领域的判断不如人意。

当时,他们把C轮融资4500万美元都投入到视觉浏览器的研发中,既体现出他们盲目自信,也说明他们缺乏对谷歌这种伟大企业的敬畏之心。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计算机视觉专家彼得·本特利(Peter Bentley)曾评价他们投入巨资产出的产品,称其为“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

关于Blippar的故事,大概就讲到这里了。

郑重声明:黑匣网(www.heix.cn)的全部内容,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者以其他任何形式擅自使用,违者必究,特此声明!如需转载,请联系【黑匣微信:heixvr】

黑匣微信:heixvr黑匣微信:heixvr

评论

评论正在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