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秋天,28岁的他在北京798办了场VR展览

郭小乔 17-10-25 18:10:45 0
“VR是一个虚拟与现实的关系,但我感兴趣的不是虚拟也不是现实,而是其中两者交织的灰色地带。”

“VR是一个虚拟与现实的关系,但我感兴趣的不是虚拟也不是现实,而是其中两者交织的灰色地带,或者说,是一个裂痕。”陈抱阳描述的,是他最新的VR个展《仿生人会梦见电子奶牛吗?》。

杨画廊

10月底的北京,树叶已经开始飘黄。彼时人来人往的798艺术区,多了一份秋天的安静。坐落在其中的杨画廊,正在进行一场VR展览。

走进杨画廊,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玻璃迷宫。工作人员会引导你在脖子上挂一个无线传输器,戴上HTC Vive头显,然后告诉你用手摸着玻璃迷宫向前行走。

“什么?用手摸着玻璃走?要是撞到了怎么办?”我当即发出了这样的疑问,然而工作人员也没多理会我。

一路上,我都走得小心翼翼——

一边在头显里看着不断跳动的VR内容,脚下行走的奶牛,头上喷射的花火,充满工业气息的下水道,还有一个倒着的世界。

另一边,我的手变成了“眼睛”,尽量地摸着玻璃迷宫往前伸,摸到转弯的地方,我会慢下脚步,保证自己不会撞到玻璃。

走到迷宫出口,工作人员帮我取下头显。回头一看,我竟然已经走出了迷宫,还好没撞到。

回想起整个体验的过程,我都十分“出戏“,一边在担心撞玻璃,一边尽量让自己沉浸到电子奶牛的虚拟世界中。

“我一直在思考VR到底可以做什么?”

陈抱阳表示,这样的体验也是该作品的预设之一。

“当你戴上VR眼镜,便进入到一个虚拟空间,但同时又被物理的玻璃迷宫限制了行动的领域。当你每次撞到玻璃、或者突然遇到了另外一个观众的时候(迷宫里可以同时容纳两名观众进行体验),那你就可能被‘唤醒’,从虚拟世界又回到了现实。”

“我一直在思考,VR到底可以做什么?VR行业想要做的是让观众沉浸到虚拟世界里面去。但我想做的是让观众体验到虚拟和现实之间的裂痕。”这是陈抱阳关于VR的第一层思考。

在第二个层面上,很多人都说VR是十分隐私的。当你戴上VR眼镜时,只有你自己可以看到眼镜里的内容,是一种个人体验。而且,VR带有一种探索性质。同样的VR体验,每个人看到的内容,可能会因为头部转动或脚步走动而不一样。

对于这样的隐私性和未知性,陈抱阳在作品中也有所探讨——迷宫是玻璃的,像一个透明的监狱,观众摸索的过程是可以被其他人看到。

展览现场

“法国哲学家福柯曾利用‘全景监狱’来比喻人类社会控制的方式,而在我的玻璃迷宫里面则相反。你是被看,而不是看别人。“陈抱阳表示。

第三层,在陈抱阳看来,VR这样的新科技蕴含着一定的阶级观念。目前要购买一套完整的VR设备并不便宜,自己在家体验时也需要一定的技术调试背景。也就是说,当前的VR体验对于用户有一定的经济要求和能力要求。

“但也有另一面的可能。”陈抱阳用黄山举了个例子。

“假如,若干年后黄山为了保护环境,每年限流一定的游客名额,而这些名额可能是采用竞拍的方式获取;那时,游黄山也变成了一件需要经济能力才能做到的事。但如果有了VR,你就可以在VR里面体验游览黄山的感觉。”

目前的VR体验有一定经济要求,但随着技术的发展和普及,普通大众可能会成为VR最广泛的用户。

“有了以上对VR的三层思考,以及一年前偶然的梦境,我认为构建出《仿生人会梦见电子奶牛吗?》这样一个作品是合适的,所以就做了。“

“未来还会继续做VR类的艺术创作”

陈抱阳说的梦境是在一年多以前。

某天,他的梦境中出现了一个霓虹灯管做的招牌,上面写着“仿生人会梦见电子奶牛吗?”。经过一番Google之后,他发现与电影《银翼杀手》的原著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只有几字之差。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奶牛吗-内容预告片

而在这个梦境出现的两年前,他就已经体验过VR。

陈抱阳第一次接触VR是2014年的秋天,体验的是Oculus Rift的最初级版本。再后来,也体验了公开发售版本的Oculus Rift以及HTC Vive。

“我在使用VR的过程中,也尝试去理解这个技术。我认为一个艺术家首先要真正地理解一项技术,才谈得上用它来创作。”

采用一项新技术来创作,对于理科出身的陈抱阳并不难。本科时期,陈抱阳本来念的是中央传媒大学的数学系,一段时间后,由于兴趣使然,他转到了数字媒体艺术专业。再后来,他还去哥伦比亚大学攻读了数字艺术硕士学位。

陈抱阳

“在创作的过程中,理科出身给了我一定的支持,比如算法、数学模型,这些对于我来说都比较容易学习。”

对于陈抱阳来说,制作VR内容的Unity并不难掌握,要说麻烦的就是各种特殊的编程语言,要通过网络上搜索的函数库来进行学习。

“除了软件,在硬件和技术上我也碰了不少壁。”

玻璃迷宫在整个作品中是十分重要的设置,是从虚拟世界中“唤醒”观众的关键(通过摸索探路或撞墙的方式)。陈抱阳希望观众首先不要被头显的那根线所限制,因此作品采用了北京传送科技开发的无线套件来进行连接。

另一方面,HTC Vive对体验要求清空场地,既是为了用户安全,也是为了不阻挡信号传输。而在陈抱阳的这一作品中,2米高的玻璃迷宫是刻意设置的。

玻璃迷宫

他在咨询了技术人员之后,大胆地将原本应该放在房间对角线两侧的两个Lighthouse基站,转而放置到了迷宫中央上方的天花板,并没有影响VR体验。

天花板上的Lighthouse基站

“艺术的创作过程,也是艺术家和技术者的合作过程,一起探索更多的未知。”陈抱阳表示。

10月22日,陈抱阳、邱志杰(此次展览策展人)、汪从青(HTC Vive中国区总裁)、杨洋(杨画廊创始人)齐聚杨画廊,一起探讨VR对于艺术家和大众的特殊意义。

从左至右:杨洋、汪从青、邱志杰、陈抱阳

在讨论中,汪从青提出,科技会帮助艺术的发展、提高人们的创造性思考,目前的VR技术还在持续开发,未来有无限中可能。

“未来我还会继续做VR类的艺术创作。我已经有不少想法,但还没达到公开的程度。”除了VR,陈抱阳也刚刚订了个MR头显,虽然还没到货,但这位理科出身的艺术家已经跃跃欲试——

“我现在并不觉得自己很了解VR。这个行业会不断产生出新的东西,我看到了新的东西会去尝试,然后才可能会产生下一步的想法。”

郑重声明:黑匣网(www.heix.cn)的全部内容,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者以其他任何形式擅自使用,违者必究,特此声明!如需转载,请联系【黑匣微信:heixvr】

黑匣微信:heixvr黑匣微信:heixvr

评论

评论正在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