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0Glass创始人苏波 :不解放双手,就做不到改变

VR傲天 17-10-11 10:10:15 0
苏波认为,未来最自然的人机交互方式是脑电波。

截至2017年8月底,深圳增强现实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0Glass”)完成了2017年整年度的营收指标——1500万。在整个AR行业前景还未明朗的情况下,这份数据的意义代表了什么?黑匣带着疑问采访了0Glass创始人兼CEO苏波。

创业无论失败与否,都会继续下去

在闲聊时,苏波说出了大部分创业者的心声。“创业过的人,不管第一次是否成功还是失败,之后依然会有创业的想法。”虽然有过失败经历,但无法阻止苏波继续创业的步伐。

早在2008年,他就负责过AR营销相关的项目。“我们用微软的体感设备Kinect为B端客户提供AR营销方案,通过游客经过特定的大屏幕,使用Kinect摄像头将游客拍摄进去,再结合展示的内容配合互动。那时候,可以让很多游客驻足观看。”苏波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种方案在当时是非常能打动客户的AR营销方式。”

虽然之后也接手了多个同样的项目案例,但苏波认为AR营销属于“短平快”形式,虽然能在短期小赚一笔,但是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并不是一个最佳的选择。“同化严重,竞争激烈。这也是进入AR工业领域的原因之一。”苏波补充道。

不解放双手,就做不到改变

“不解放双手,就做不到改变。”这是苏波多年前在给西门子、富士康等公司生产线进行拍摄项目时,发现的一个不是痛点的“痛点”。为何定义为不是痛点的“痛点”,苏波给予了解释。

“我们发现,对方公司的迎宾、接待员手里都拿着平板电脑或其他高科技产品为我们讲解和介绍。但是为公司创造最多价值、最核心的一线生产部门员工的工作方式,与原先的模式变化并不大。”

在拍摄完素材返回的途中,苏波一直在思考如何能在操作生产中,不依靠看手机,平板等显示设备需要占用双手的方式,却又能将更多的信息和数据展现在操作工人的面前,提高工作效率。

在之后多次与工业领域的公司接触后,他发现工业领域与AR相关的潜在需求非常多,“这也是我决定进入AR工业领域的另外一个原因。”苏波笑着说道。

创始团队决定公司基因与商业模式

对于任何创业公司来说,团队核心成员至关重要,苏波也是借鉴了之前的创业经验。“一个创业公司、团队成员决定着企业的基因和商业模式。”

多年前,苏波通过其他项目结识了曾经负责西门子机器人技术方向、普天深圳研究院中工程师王友初,在苏波的回忆里,2014年11月他与王友初在必胜客吃了一顿Pizza,只聊了1个小时俩人就一拍即合,达成了创业的想法。

打铁趁热,随即苏波、王友初与另外一位合伙人共同创立了0Glass。几个人各司其职,苏波负责市场、商务合作,王友初负责硬件研发,公司初期就已有10余名员工。

在公司成立半年之后,苏波发现,对于工业级AR产品和内容来说,目前市面上的AR算法和引擎无法满足工业级的需求。除了已有的硬件研发,还需要一位负责软件方面的负责人。于是,公司的另外一位合伙人,同时也是负责软件研发的徐泽明博士正式加入了0Glass。

要抱有一颗乐观坚定的心来处理创业路上的坑

与其他创业公司相同,苏波和他的团队也在创业的路上踩了不少坑。不过让他最记忆犹新的就是硬件的供应链环节所陷入的困境。

“当时AR眼镜的设计要用到微屏画面呈现,而符合显示标清分辨率的微屏技术在当时门槛较高,很难找到符合要求的产品。”苏波回忆道,“我们寻找了国内外很多做微屏的厂商,都达不到我们想要的标准,最后了解到索尼在国外推出的一款微屏符合我们的要求,但还没有在中国大陆销售,于是我们也专程到了香港索尼,最后达成了合作。”

苏波坦言,除了在寻找微屏这件事情上花费的半年多的时间之外,在整个硬件供应链问题上花费了更长的时间,“对于这些问题,都是创业路上早晚会碰到的。我们要抱有一颗乐观坚定的心来处理。”

在解决了供应链问题后,在一年的时间内,两款产品0Glass Pro与分体机0Glass Danny分别实现量产,配套自研的AR工业算法(引擎),也为苏波和他的团队带来了多个合作机会。其中不乏像是富士康、华为、西门子等公司的有关AR工业领域的合作项目。

“一切不以落地应用为出发点的技术都是耍流氓。”

说到工业级和消费级AR软硬件之间的区别,苏波侃侃而谈,从两者之间的识别效果差异到产品硬件芯片的对比,以及招标项目时甲方要求的点点滴滴,用他话来讲:“一切不以落地应用为出发点的技术都是耍流氓。”

当然,这句话仅仅是为自勉之用,并非针对行业或某个友商的片面言语。而苏波也是总结了12个字来诠释自己对产品的理念。“重量轻、运算快、续航久、价格低。”

而对于AR领域,很多人认为应用落地是最大的问题,但是苏波却不这么认为。“市场刚需已经存在,怎么看市场的存量,满足存量的就是刚需。我个人认为,阻碍它(AR)满足刚需的是在技术层面。”

事实上,他所说的“技术层面”更偏向于硬件,即上游芯片厂商的配套VR/AR技术及光学技术。“虽然高通推出了支持VR/AR算法的CPU,但现阶段无法满足更轻量化的发展;而光场(既FOV)也是目前阻碍AR眼镜发展的两座高山之一。”苏波解释道。

行业B端和C端会呈泾渭分明之势

在苹果和谷歌分别推出ARKit与ARCore之后,将大部分人的目光从VR吸引到了AR。面对两大科技巨头进入AR领域的压力,对于苏波和0Glass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科技巨头就是灯塔,他们(指苹果和谷歌)为我们普及了AR知识、教育了市场和客户,我们还要感谢他们呢。”苏波笑着回答道。

在他看来,AR行业的发展会随着IT行业发展一样,呈现“泾渭分明之势”。苏波也简单举了几个例子来证实他的看法,“全球知名的SAP只做B端行业软件,微软则通过Office办公系列在C端普及;IBM涉及C端笔记本行业没多久就将业务出售给联想,自己专注于工业产品,而苹果也没有计划做工业计算机领域的产品,一直维持和扩展C端市场占有量。这就是典型的B端和C端的泾渭分明。”

而对于苏波和他的团队来说,未来他们也会继续在B端工业领域进行发展,但还要再工业领域内继续做减法,覆盖的业务范围已从2014年的整个AR工业场景精简到了2017年的AR电力场景。而在2018年规划中,苏波则将整个公司的重点规划到了AR与智能制造方面。

“AR场景是无限的,不存在一套算法能够将所有场景全部覆盖,那样是不可能的。跨场景的AR现在发展还不成熟,为时尚早。所以我们也要进行单点突破,做精做专。集中做好一个领域和应用。”

AR前途光明,但发展道路漫长曲折

对于AR的前景,苏波坚信的认为,AR会成为下一个计算机平台。“家用电脑从B端走向C端用了20年时间,如果换做是AR眼镜的话,我个人预计会在2025年左右迎来C端市场的爆发,并且会逐渐取代现在手机、电脑、电视等设备的地位,成为下一个计算机平台。”

“当然,还需要将产品的硬件芯片、光学技术、人机交互技术成熟等满足后才可以。”虽然涉及交互,但苏波不看好手势识别与语音技术与AR的结合。

“一个人带着AR眼镜,在大街上自言自语,手舞足蹈。除了自己尴尬,在外人看来是很尴尬的一件事情。”苏波补充道,“而我认为未来最自然的人机交互则是脑电波,在避免尴尬的同时,也会保护隐私,通过你的大脑发出的思考指令进行交互,这样才是最符合AR眼镜的交互方式。”

郑重声明:黑匣网(www.heix.cn)的全部内容,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者以其他任何形式擅自使用,违者必究,特此声明!如需转载,请联系【黑匣微信:heixvr】

黑匣微信:heixvr黑匣微信:heixvr

评论

评论正在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