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色情洗白之路的起点,在精子采集室

曾庆桦 17-07-27 19:07:19 0
感谢VR,现在你终于找到一个可以理直气壮又零负罪感地看小黄片的地方了。

南加州大学生育中心(USC Fertility)正在使用VR技术和成人内容辅助精子采集。

听到这个消息,不少人的反应可能是:切,不就是戴个VR头显看小黄片么?

不可否认,精子采集,无非就是自慰;用VR配合精子采集,无非就是看VR小黄片。两者都是难登大雅之堂的事情。

然而,谁知道呢,这可能是VR色情第一次,也可能是唯一一次,能理直气壮地说话了。而它说话的地方,正是男性感受往往被忽略的地方——精子采集室。

不用VR,怎么抓小蝌蚪?

目前,需要进行精子采集的情况主要有:精子捐赠、生育需要(如试管婴儿)和精子质量检测。随着人们对生育健康越来越重视,精子采集已经成为一种常见的医疗手段。

自慰是目前最常用也是最可靠的采集方式。某些质量检测可能会允许采集者在家采集后带到医院,但是为了避免精子质量受到时间、处理方法等因素的影响而下降,用于生育需要的精子采集往往要求采集者在医疗机构中完成。

根据医疗机构情况不同,精子采集室可分为两种:一种叫“真正的精子采集室”,另一种叫“厕所”(心疼一秒)。

不配备VR头显的“真正的精子采集室”,当然也有其他的辅助工具,传统一点有小黄书和小黄片,先进一点有“自动精子收集器”(真的很自动,不放图了,自行百度)。

有人听了非常憧憬,说这是“男性天堂”;有的听了非常不屑,说这是“龌蹉之地”。谁料,这个小小的空间,除了“男性玩物”以外,装载过不少采集者的焦虑、恐慌。

走出采集室,一副“任务完成”的模样

Institut Marquès是美国一家两性生育诊所。由于专业原因,精子采集是这家诊所的家常便饭了。然而,诊所医师Marisa López-Teijón留意到,虽然采集者看起来都风平浪静,但是内心已经沦为一片战场了。

Institut Marquès

“如果家里采集好精子样本,然后带来诊所做分析或者研究,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但是,如果精子是用于生育需要的话,问题就来了。”

她说,处于陌生的环境,加上担心精子质量不高从而降低受精成功率,采集室里的男性往往会变得焦虑而敏感。

走出采集室,他们脸上都是一副‘任务完成’的模样。然后继续担心自己的精子质量不够高。”

但实际上,这是一个死循环。Marisa López-Teijón表示,精子质量和性高潮水平往往取决于性体验本身,性体验越有快感,时间越长,精子的质量就越高。然而,别说走进采集室了,采集者在侯等厅排队的时候,就已经愉快不起来了。

“有些男性甚至由于过度焦虑,连射精都无法完成,这时候我们只能给他注射抗焦虑药物了。”

但是,即使你的小蝌蚪不用找妈妈,只是贡献点精子给医院做做研究,当所处的地方不再是自己闭眼都能走的房间,当即将要做的事不再是专属自己的秘密时刻,当身后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你要干嘛时,你将遇到的,就是一个大写的尴尬。

两性网站themodernbelly.com曾刊登一篇名为《我的一次精子采样经历》(My Experience Giving A Sperm Sample),作者记录下了采集室里那些火山爆发般的问题:

“他们会不会想象我在这里自嗨?那不就是好难看咯?社会认不认可自嗨啊?”…….

“卧槽,我关门了没?哦,关了。不会弄到一半突然有人冲进来吧?”……

“不行不行,专心点,你想太多了。看看小黄片吧……等等,会不会有声音啊?外面的人听到了不就很尴尬咯?”……

“咦,等等,可是没声音会不会没感觉啊?”……

“旁边采集室那位老兄弄好了没?他跟我同时进来的......我是不是太慢了?”......

此时此刻,他们才明白,原来自慰也分为主动自慰和被动自慰。而后者带来的一系列内心挣扎,足以让他们对之前的人生道路产生怀疑:“打个灰机,怎么变得那么难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黑匣获悉,南加州大学生育中心是一家致力于解决生殖困难治疗的医疗机构,服务范围包括体外受精、LGBT群体生育、卵子捐赠和卵子冷冻等。

这家采用新兴技术的医疗机构,其负责人Richard Paulson医生的职业背景也是非常出彩:1986年开始从医,职业生涯已逾30年;1994年至今,每年都被评选为“美国最佳医生”; 50岁以上妇女的生育难题是他的主攻方向,甚至在1997年,一名63岁的妇女在他的帮助下成功怀孕,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年长的孕妇。

 
Richard Paulson

然而,精子样本的质量不高,医生再有料,也未免陷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困境。

由于VR色情融合了沉浸体验和性爱场面,该生育中心今年开始用色情电影制作公司VR Bangers的VR色情作品取代传统的色情读物,把原本令人沮丧的采集室变成性爱现场,减轻采集者的心理压力,从而提高精子样本质量。

Richard Paulson医生说:“VR Bangers提供的VR设备把病人带到虚拟场景,减轻了采样室带来的压力,使精子采样变得轻松起来。”

但南加州大学生育中心还不能算是这种VR色情应用的先行者。早在2016年,Institut Marquès便推出了“私人情欲系统”(Erotic Personal System),把采集室装修成温馨的房间,除了小黄书和小黄片,还配备含有成人内容的VR头显和情趣玩具,彻底颠覆了“采集室=医疗场所”的刻板印象。

私人情欲系统

Marisa López-Teijón医生说:“从多年的经验来看,精子收集室必须重新设计,摆脱医疗环境。”

这两家生育中心使用VR色情内容辅助精子采集,并非简单地想追追潮流搞搞新意思,而是为了“有米可炊”。如果考虑男性生殖体验和生育质量等因素,不难发现,这种VR色情的利用,正符合了生育中心的职业需求。

这是洗白的开始

2016年,全球最大色情网站Pornhub推出VR色情栏目,截止到2017年4月,该栏目视频从30个视频增长到2600多个,观看次数达到50多万。

跟其他与色情有关的事物一样,VR色情如同冲破堤坝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然而,色情是大忌,肉欲是不雅,无论这股洪水多么凶猛,它不可能是一股清流,不可能汇入大江大河。

传统色情作品都非议不断,VR色情这种直接把观众带到性爱现场的新形式所遭到的压力可想而知。某宝上大批VR头显商家在全国“打黄打非”中被清查,就连VR主题公园 The Void 的三位创始人Ken Bretschneider、Curtis Hickman 和 James Jensen都公开加入知名反色情组织 Fight the New Drug,拒绝成人元素融入沉浸式 VR 体验。

色情作品有负面影响,这一点不可否认。但是,如果说存在即合理,VR色情固然已经“存在”,要为此平反,就要找出其“合理”之处。终于,南加州大学生育中心和Institut Marquès把VR色情带到了精子采集室,提醒着人们:你可以继续固执地认为VR色情是龌龊之事,但是在精子采集室,VR色情是确保生育健康的一大需要。

精子采集大概是目前VR色情,乃至所有色情作品最“正经”的用途了。未来某一天,人类对人性解放的追求达到了另外一个高度,也许VR色情会以精子采集室作为起点,慢慢走出一条“洗白之路”。

不过,VR色情还有哪些“正经”用途?精子采集室是否既是起点又是终点?现在无从得知,也许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

感谢VR吧,现在你终于找到一个可以理直气壮又零负罪感地看小黄片的地方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郑重声明:黑匣网(www.heix.cn)的全部内容,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者以其他任何形式擅自使用,违者必究,特此声明!如需转载,请联系【黑匣微信:heixvr】

黑匣微信:heixvr黑匣微信:heixvr

评论

评论正在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