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徐家汇一个VR体验店主干了两个小时,明白了这三件事情

许仕林 17-03-16 02:03:51 0
一个数码零售店老板,为什么在VR体验店当服务员?

“哥们!你先走吧!”,我还在检查刚拍的照片,老杨忽然把我往外推了一把,将名片塞入我手中,“我还要忙!有什么事情后面再说吧!”说完,他头也不回地钻进店铺里。

我们之间仅有两个小时的情分宣告结束。

老杨的数码产品零售店位于徐家汇商圈的汇嘉大厦,这栋楼因底下的太平洋数码一期而为人熟知。他的店,就蜷缩在这个上海最老牌的数码卖场的二楼,一个不起眼的位置。

做数码产品的买卖已经有好几个年头了,如今老杨正在寻找新的出路。2016年7月,趁着学生放暑假,他在汇嘉大厦22楼又开了家店,经营的,却是未曾尝试过的一门生意——VR游戏体验。

在上海中心城区,体验一次VR不容易

已是三月,我从广州的黑匣来到上海时,发现气温仅有10℃。在这个晴朗的周一下午,繁华的徐家汇,并不热闹。

通过团购软件,我了解到附近的汇嘉大厦有几家VR体验店。不过,寻找的过程仍几经周折。

徐家汇站是3线换乘的大站,出口多达20个。我好不容易找到9号口外的汇嘉大厦,还得绕到数码卖场后面,在保安的要求下排队等电梯。一个推着工具车的大叔抱怨道,每坐一次就要半个小时!

老杨的店叫Dream Dog VR体验店,我知道它在写字楼22层,但出了电梯,又拐了个弯,仍然看不到店面或招牌,只瞧见走廊有堆箱子。谁能想到这乱糟糟的地方,藏着代表未来的高科技呢?

说实话,一直到看见店面之前,我对这家体验店都没有太多期待。

体验店主的经营之道:一言一行见功力

一个面积约30平米的房间,几个凳子,两台HTC Vive,另有几盆植物,这几乎是眼前这家VR体验店的全部。在中国, 这样的体验店至少有几千个。

当我推开门,两个男人正纠缠在一起,一个女孩迎上来跟我说明了情况。原来是店主老杨正在帮男顾客切换游戏。女孩陪男友出来寻开心,哪知男友玩得不亦乐乎,她却兴味索然。

“转得我头晕。”男生说。他的话听起来像抱怨,语气却透露着兴奋。他刚玩了《大摆锤》,老杨又给他换了个能够互动的打丧尸游戏。

“省点用!你就40几发子弹。”老杨提醒。他自始至终陪在男生旁边,告诉他怎么操作,解释游戏里每个物品的具体作用,不厌其烦。显然,假如有两拨客人同时在玩,他肯定顾不得如此周全。

墙上的电视大屏幕显示,游戏刚进入第二关,男生的角色就挂了。

“继续吗?”老杨问。

“继续的话,需要重新开始吗?”男生问。

“你反正也才玩到第二关。”老杨泼了盆冷水。

男生决定再试试其他游戏。第三款游戏,老杨建议他“试试运动类的游戏”——滑雪。

虽然脚下的地板不能提供振动反馈,男生仍乐在其中,边玩边跟身旁的体验店老板沟通着玩法。

然而,快乐是他自己的,旁观者什么都没有。当男友穿越到冰天雪地展开冒险时,被晾在一旁的女生,只能坐在角落玩手机。我完全能体会到她的心情。游戏抢走了她的男人,而她的男人抢走了我的采访对象。

这一切自然都在老杨的眼里。滑雪游戏刚结束,他就劝女生来试一下。“来吧!试个简单的,过山车,不会晕的。”老杨很有经验,“男生扶一下就好。男生在后面扶着。”

在他的不断鼓励下,女生体验过山车游戏之后,又玩了音乐游戏《音盾》。老杨热心地提醒她看游戏成绩,夸了她好几遍。“我就说吧,有90几分呢!”

“游戏才是推动这个行业进步的,是最重要的,你们应该要更关注游戏。”老杨好不容易抽出身来与我聊了两句,他向用户推荐的每一款游戏,都是自己玩过之后筛选出来的。

女生已经玩了两次《音盾》。她并没有假装兴趣盎然,而是像配合完成了一个仪式一般,又坐回角落,低头玩起手机来。

男生的兴奋倒是有增无减,他开始玩起了射箭游戏《The Lab》

“射!射!快射!”老杨引导着,"射那个纸片人!"

在这个游戏里,玩家扮演一个守城的弓箭手,需要不断做出拉弓射箭的动作,用弓箭将来袭的敌兵统统射死。玩家也可以射击场景里的汽油桶等物品,触发特殊的游戏效果。

“你射的动作要快一点。”

“来不及就射那个桶。”

“你有没有听到哒哒哒哒的声音,那是在给城门补血。”

射箭游戏的第二次结束时,男生成功抵御了7波攻击,问起游戏一共有几关。老杨的话又打击了他。他们最好成绩是36波,但他说后面还有更多的敌兵。

时间还剩10几分钟,老杨建议男生再玩一款更具挑战性的游戏。

这是一款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名叫《Serious Sam VR:The Last Hope》(英雄萨姆VR:最后的希望)。在游戏中,玩家需要扮演地球防卫军英雄萨姆,在神秘的埃及沙漠抵御怪兽大军。

极具杀伤力的冲锋枪,每分钟可发射数千枚子弹的加特林机枪,如潮水涌来的各种怪兽......游戏节奏很快,相较之前的几款游戏,这一款对玩家的操作和反应速度都有更高的要求。

男生很快沉浸到其中,但闹钟响了。

男生正玩得开心,说要把这个环节先玩完,老杨没有拒绝。这一刻,有三个人站在了地球守卫军的对立面,盼望着英雄萨姆赶紧阵亡。

“加时怎么算?”男生轻声问。敌军凶狠的目光不在他眼中,“加半个小时。”

......

半个小时后,老板送给这对情侣两张女生体验券,跟他们说了再见。他边整理东西边告诉我,其实他还经营着一家电脑配件零售店,店面就在楼下。

数码零售店老板,为什么在VR体验店当服务员?

一个电脑配件零售店的老板,为什么同时经营一家VR体验店,并且自己当服务员?在显得有点冷清的太平洋数码里,这问题似乎不需要老杨来回答。

老杨的数码店所在的太平洋数码一期,位于上海黄金商业地段——同时也是电脑数码产品主要集散中心的徐家汇商圈。作为太平洋数码在上海最早的一个电脑卖场,自1998年营业以来,太平洋数码一期一直是上海居民购买电脑产品的首选卖场之一。

徐家汇徐家汇

不过,在电商的冲击之下,实体数码城的生意一直在走下坡路。2015年2月,邻近的太平洋数码城二期正式歇业。美罗城也在近几年的业态升级进程里,大幅压缩了数码产品的销售比重。

“零售非常淡,场子里还在忙的也基本都是在打理网店的。总体而言,实体经营下滑严重。”一位从2002年起,便在太平洋数码一期从事组装机生意的店主称,近年来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商户,处境都不太乐观。

他进而分析道,“不怎么舒适的购物环境,不怎么靠谱的售后服务,不怎么透明的产品报价……所有这些就像一个无形的推手,把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推向了网购。”

实体数码店生意走下坡路的时候,线下体验业态也发生着新的变化。

笔者在徐家汇地铁站使用大众点评搜索“VR”等关键词,共找到10家提供VR体验的娱乐场所。这10家店中,仅有一家在数码城,其余9家都位于写字楼。这10家店里,仅有4家是VR体验店,其余均为私人影院或桌游吧等线下娱乐场所,只是增加了VR设备。

汇嘉大厦一家私人影院“梦想空间”店长告诉记者,他们已有10家连锁私人影院,为了了解消费者对VR的态度,该分店作为试点,添加了VR设备。

但据黑匣记者调查,该店内12间房间中,仅有一间放了一台HTC Vive。店长说,这台设备“已经坏了很多天了”,他们一直在等懂技术的人过来修理。

网吧是需要网管的,VR体验店难道不需要吗?

郑重声明:黑匣网(www.heix.cn)的全部内容,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者以其他任何形式擅自使用,违者必究,特此声明!如需转载,请联系【黑匣微信:heixvr】

黑匣微信:heixvr黑匣微信:heixvr

评论

评论正在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