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香港电影人曾因《千机变》摘得金像奖,现在他跨界VR,做了一款中国风打僵尸游戏

许仕林 17-02-28 23:02:56 0
桃木剑、黑狗血,原汁原味的中国僵尸。

青面獠牙,头贴黄纸符,身披清朝官服,双手并拢,两腿绷直,如麻雀般蹦跳......这样一个僵尸蹦行的画面,已经深深印刻在很多中国人的脑海里。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香港僵尸电影曾风靡一时。从小生活于香港的电影人黄宏显(Eddy),成为中国僵尸电影市场大起大落的见证人之一。

十余年前,凭借《头文字D》和《千机变》,黄宏显两度摘得香港金像奖最佳视觉效果奖。2016年,他终于又有了一部僵尸题材的作品。只不过,这次的作品不是电影,而是一款VR游戏——《义庄派对》。

中国风的“死人”

市场上的打僵尸游戏并不少,然而这些游戏里的怪物其实是西方文化里的丧尸,而不是浑身僵硬,蹦蹦跳跳的中国版僵尸。幻艺堂决定打造一款中国风的打僵尸游戏。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僵尸一说主要来源湖南。坊间流传,中国湘西曾有赶尸一行。因为落叶归根的传统观念,当有人客死异乡,亲友只得花钱请专业的赶尸人将其运送回乡,而存放这些死在他乡抑或无钱落葬的死人的地方,就叫做义庄。

《义庄派对》在很大程度上还原了中国传统僵尸电影的场景,在游戏里,玩家扮演一名茅山道士,目标是消灭所有僵尸。游戏中黄纸符和桃木剑的设计,再加上VR独特的沉浸感,让玩家如同置身真实的义庄之中。

该游戏主美李祥亮表示,作为一款中国版的僵尸游戏,《义庄派对》的场景和角色都具有浓浓的中国元素。无论是身着清朝官服的僵尸,逼真的义庄房屋布局,还是用来消灭僵尸的武器和贡品,都是中国传统文化里独有的。中国人都非常熟悉,因此更容易置身其中,感受到恐怖的气氛。

据黑匣了解,《义庄派对》125日上线ZamerVR平台,228日已在新游榜排到第一位,在热门榜位列第二。黄宏显透露,该游戏在线下体验店一天里最多被启动了2075次。

僵尸电影的辉煌时代

僵尸的形象深入人心,离不开当年香港电影人们前仆后继的探索。

早在20世纪30年代,香港电影人便开始了对僵尸题材的探索。早期的僵尸电影多取材湘西赶尸的民间风俗,香港电影界为了将其发扬光大,进行了一些西化的尝试,甚至将僵尸推向欧美市场挑战吸血鬼,但并未获得成功。

僵尸电影在电影人们的碰撞中不断推陈出新。1985年,刘观伟执导的《僵尸先生》开辟了香港僵尸电影的新篇章。这部影片不仅将赶尸的风俗文化与武打、搞笑结合在一起,还成功塑造了以林正英饰演的九叔为代表的茅山道士形象。手持桃木剑,撒糯米,弹墨线,鸡血画符,这些都成了与僵尸电影紧密相连的符号。

《僵尸先生》得到市场的热烈反响,不仅收获在当时颇为可观的2000万票房,还在次年的香港电影金像奖上狂揽12项提名。

不过,电影市场日新月异,这股僵尸热并没有持续太久。在国内迅速崛起的动作电影以及西方特效电影等新题材电影的冲击下,逐利的资本纷纷另作他选。

1997年,正准备接拍《僵尸道长》第三部的林正英发病去世,更代表了这段历史的终结。左执黄纸右画符的道士连同人们对僵尸电影的印象,渐渐沉淀到影迷们回忆的尘埃里。

2003年,在数年的沉寂之后,香港推出僵尸题材电影《千机变》。这部电影虽已彻底西化,难觅中国民俗文化的踪影,仍收获了2亿元票房。

正是凭借为《千机变》打造的视觉特效,黄宏显和另一位同事拿到了第23届香港金像奖的最佳视觉效果奖,以及第40届台湾电影金马奖的最佳视觉效果奖。

从《千机变》到《义庄派对》

《千机变》之后,黄宏显负责过《头文字D》、《新少林寺》和《长江7号》等多部热门电影的视觉特效。身为一名电影特效制作人,他接触VR游戏颇具偶然性。

传统影视拍摄过程有一个难题。制作团队需要看图确认布景方案,但二维的图片跟实际布置的效果总有出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黄宏显的团队尝试用游戏引擎制作了一个程序,让导演、灯光师、摄影师和监制等,可以用VR提前查看电影拍摄场地的布景。

随着对VR的进一步了解,黄宏显看到了它背后的潜力。他认为,VR在互动性上具有传统影视无法比拟的优势。为了发挥VR的这种优势,他开始试水VR游戏。一边摸索一边前进,他的团队用Unreal引擎做出一款雪球游戏。

2016年中,黄宏显在与一位电影人合作时,碰巧发现对方正参与制作一部僵尸题材电影《救僵清道夫》,双方一拍即合。他决定做一款僵尸题材的VR游戏,同时也为电影做宣传。

VR游戏怎么又恐怖又有趣?

隔行如隔山。在做第一款VR游戏时,幻艺堂即发现做游戏与电影差别极大。

做电影时,需要追求画面的极致,甚至连僵尸的毛孔都得表现出来。做VR游戏则不同,除了要追求画面的精细度,还要考虑游戏的流畅度,最重要的是在两者之间取得最好的平衡。

此外,虽然制作团队很希望为游戏增加更多的故事性,无奈VR游戏里用户的注视方向无法预测,游戏节奏也难以把握。

在这款VR游戏的制作上,开发团队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操作和剧情设计。《义庄派对》项目负责人张智聪透露,如何利用HTC Vive的手柄来打僵尸,是开发团队当时最为头疼的问题。

该游戏主程廖愿透露,由于大家对中国僵尸的理解各不相同,在游戏开发过程中常有意见不同的时候。他们尝试过“飞符”,即真的用“丢”的动作将纸符抛出,但发觉操作不顺,容易让玩家感觉挫败。

经过反复测试和修改,最终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是以画符和桃木剑进行攻击的操作方式。

操作方式解决了,如何让游戏变得更恐怖呢?为了充分领悟“恐怖”的精髓,主创团队逛遍邻近的鬼屋。哪曾想到,开发出来的游戏竟然“太恐怖了”。

“太恐怖”的直接后果,是公司很难找到测试人员。VR能给人以临场感,即便只是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因为不知道何时何地会出现何物,人们不可避免地会感到恐惧,更何况是在一个摆满棺材的义庄呢?

既不能恐怖到让玩家不敢尝试,又不能不够恐怖以致四不像。如何让游戏又恐怖、又有趣,这个问题一时难倒了所有人。

经过多次调整,主创团队决定将游戏的引导音改为萌萌的女孩子声,让恐怖气氛得到中和。就像早前的香港僵尸片一样,恐怖之余也有不少黑色喜剧元素,既使观众绷紧的神经得到缓和,又使得作品的层次及质感更为丰富。

能不能挣钱?再说吧

如大家所知,游戏开发的成本不低。黄宏显告诉黑匣,理想情况下,通过体验店平台一年半左右可以收回成本。当然,也可能需要3年。

现在,这款游戏已经登陆Steam青睐之光,很快将在Steam商店正式上线。幻艺堂也已经有了更多的打算,他们打算投入300万港币,再做6VR游戏。

多数VR游戏团队以程序员居多,而美工较少,幻艺堂恰恰相反,10余人的团队中仅有2位程序员。接下来,他们希望在开发能力上加强,或者同其它开发团队合作,以期做出玩法更丰富的游戏。

从影视圈跨界VR,黄宏显觉得这个新行业挺温暖的,大家正在为同一个目标努力。至于接下来要做款什么游戏,笔者的名字给了他一个启发。

“想过挺多名作的,《白蛇传》还没考虑过。”他认真地考虑了一下,“可以做。”

郑重声明:黑匣网(www.heix.cn)的全部内容,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者以其他任何形式擅自使用,违者必究,特此声明!如需转载,请联系【黑匣微信:heixvr】

黑匣微信:heixvr黑匣微信:heixvr

评论

评论正在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