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外国人潜伏在赵薇和杨幂的母校兜售VR,他会成为中国VR盛世的“导师”吗?

高壹 17-01-07 17:01:36 0
这个美国动画师,在北京电影学院带领一帮人做了个VR短片,叫《四菜一汤》。

在赵薇和杨幂等一众明星的母校——北京电影学院,潜伏着一位外国人,美国著名科技杂志《麻省理工评论》说,他是向中国兜售VR的人,在中国VR盛世图景中扮演着“导师”级角色。以下是他与中国VR的故事。

十二月的一个下午,凯文·盖革(Kevin Geiger)在做一个VR叙事相关的定期讲座。面对北京电影学院演讲厅里的拥挤人群,他力劝电影制作过程中的每个人——导演、演员和生产链上下的人们——都要跳出窠臼来适应VR这种新媒体。

作为北影国际动画与虚拟现实研究中心创始人、执行理事,凯文跑在日渐庞大的电影制作人群的前面,探索VR电影在中国的未来。凯文自己制作电影,也在为北京电影学院数字媒体学院设计VR课程,他是北影第一位外国客座教授,2008年开始定居中国,李长春都参观过他的课程。他曾经在加州艺术学院——美国排名第一的动画与数字内容院校任教12年。

2014年以来,中国对VR的兴趣迅速增长,当时Facebook收购了Oculus VR。20亿美元的高价激发了投资者把这种产品的低价版本引入中国的兴趣。到2015年底,中国一下子涌出100多家头显制造商,推出类似谷歌Cardboard或三星Gear VR的虚拟现实眼镜。

现在业界看到硬件之外的机会,将注意力转向软件和凯文所讲的故事。

故事森林:凯文在北影开设的VR叙事体验故事森林:凯文在北影开设的VR叙事体验

新的VR创业公司在探索更广的概念,比如应用于抑郁症治疗的VR APP,VR电影编辑软件和VR动画。

消费需求似乎很强劲。根据艾瑞咨询数据,2020年国内VR市场规模预计将超过79亿美元(550亿人民币)。

据德勤报道,中国已经成为全世界增长最快的电影市场,2015年票房收入就达到了63亿美元(440亿人民币)。凯文表示,这个市场足够大,可以认真地支持故事片,而这也是他重开独立工作室Magic Dumpling(凯文与一对中国人合作创办)的一个原因。虽然一些敏感的政治话题会受限,但凯文的目标是创造虚拟现实娱乐,看看社会上到底在发生什么,留下一些东西给观众思考。

凯文和他在Magic Dumpling的伙伴以中国文化为灵感,创造过一些动画人物。Tofu Boy(豆腐男孩)会随着情绪波动而变换口感,还有两头笑眯眯的石狮子,叫Stoney和Rocky,两个项目都被迪士尼在2012买走了,当时凯文在迪士尼带领其在中国的创意团队(2015年离职)。

凯文一直都能巧妙地适应技术变革。大学绘画专业毕业后不久,他就意识到计算机生成图像已经开始颠覆手绘动画,所以他开始学习如何编程。1995到2007年,他任职于迪斯尼动画工作室,参与创作过的电影包括《幻想曲2000》和《恐龙》,后来成为工作室第一部完整3D动画长片《四眼天鸡》的计算机图形总监。

2008年开始,他受邀至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授课。凯文自己的生活与许多电影中常见的情节一样,人物意外地被拉向一个新的命运。在凯文的故事里,目睹VR在中国的迅速起飞,催化他长期留在中国并开启另一番事业。

消费者对VR接纳速度之快使得凯文更有机会在中国将VR推往有趣的方向。南加州大学电影艺术学院教授Eric Hanson也在加州的xRez Studio开发VR内容,他表示,美国人接纳速度比较慢。

为启动北影的新VR中心,凯文提出一些项目,想利用VR直接将观众放置在故事当中。因为VR观众不再像看传统电影一样全程只盯着一个方向,所以电影制作人必须弄清楚如何讲述一个故事,即便观众可能正看向剧情发生之地的反方向。凯文的解决方案是允许人们探索电影,但会在故事关键节点把他们拉回共同体验,每个观众必须经历这些时刻才能继续往下走。

我曾经跟僧侣说过,可以通过虚拟现实体验打坐的状态,这是可以做得到的。由分享信息到分享经验,这将是一个大的发展趋势。——Kevin Geiger

第一批项目中有一个叫《四菜一汤》的VR短片。故事情节很简单,就是一个外国人和他的中国女友一家吃饭,讨论中国人的忧虑:包容外国文化的同时还要维护统一感。写剧本之前,他会让演员真的去和中国家庭吃晚饭,从外国人的视角用立体摄像机记录他们的即兴表演。

《四菜一汤》:在VR中体验春节回家《四菜一汤》:在VR中体验春节回家

其他策划项目在主题上更传统,比如会创建一个VR体验允许外国博物馆参观者走在中国秦始皇兵马俑阵列之间,了解其中的故事。

在中国的工作中,凯文专注于分享专业知识,与中国同事互动时会小心不要将自己那套西方哲学强加给对方。

当然他也敏锐地发现一些会影响其VR工作的文化差异。当女主角即将嫁给另一个男人,西方编剧可能会让男主角闯进教堂,在满屋子陌生人面前宣告他的爱,而中国编剧则可能会让英雄去挑战那个即将与女主角结婚的男人,却不告诉女主角自己的真实感情。

也有业务差异。凯文说,西方协议是如果电影没完成要投保赔偿投资者,但中国制作商认为没必要。

在中国完成的最早的VR案例不是完整长电影,而是面向商业的短片段,如广告和宣传视频。

在中国,VR体验店生意兴隆,每人收取约7美元(50人民币),提供游戏和短视频。多伦多和洛杉矶工作室Secret Location创作的VR体验赢得2015艾美奖,其执行制片人Eric Shamlin曾前往中国寻求潜在合作,他认为,体验店可能成为推广探索性内容的地方。

但中国VR电影的爆发关键点还不明朗。北京VR初创公司Sandman Studios创始人楼彦昕表示,等到一个真正的VR重磅炸弹横扫中国电影市场,还需要一段时间。部分原因是愿意冒险做VR电影项目的投资者不好找,但也是因为电影制作人仍在寻找他们的叙事语言。“每个人都在试验,但这是个非常激动人心的过程。”

本文综合自MIT Technology Review,作者 Yiting Sun。

郑重声明:黑匣网(www.heix.cn)的全部内容,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者以其他任何形式擅自使用,违者必究,特此声明!如需转载,请联系【黑匣微信:heixvr】

黑匣微信:heixvr黑匣微信:heixvr

评论

评论正在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