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丛青的年度肺腑之言:VR行业任何一个环节都可能创造奇迹

YT 16-12-06 16:12:40 0
汪丛青分享了他对VR产业的个人观点、中美VR生态系统的差异、对谋求进军VR领域的企业家的忠告。

正如其他新面世的电子平台一样,VR不乏铁杆粉丝和针锋相对的质疑者。

铁粉挺VR,原因是VR将会改变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标志着人类步入新的黄金发展时期。

质疑者反唇相讥,直指与VR类似的3D电视很可能即将消亡。而我们判断一个新型媒介的标准往往是依靠我们个人的生活经验、我们和这种媒介的接触程度,以及我们对该媒介的使用感受。

我最近有幸采访了HTC Vive的中国区负责人汪丛青。汪丛青是一位连续创业者,1990年代早期他在西雅图感受到了VR的惊艳,自此迷上了VR技术。作为一位在中美两国有着数十年工作经验的技术主管和投资者,汪丛青有着卓尔不群的理解力,其深度和广度令人信服,这决定了他在VR领域有着独特的观察视角。这一次,汪丛青分享了他对VR产业的个人观点、中美VR生态系统的差异、他对谋求进军VR领域的企业家的忠告。

汪丛青和科比·布莱恩特拿着HTC Vive汪丛青和科比·布莱恩特拿着HTC Vive

您跟我说过你们家庭移民美国的动人故事,着重强调了幼年时就重视教育的重要性,以及这在以后如何地影响了您做出转身VR产业的决定。您能简短地跟我们分享一下这个故事吗?

我出生在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中国,那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动荡时期,深刻地影响了许多被当时认定为知识分子的人。我的父亲是一名教授,在广州艺术学院教了20年西方艺术史,我的母亲则是上海和广州两地芭蕾舞学校的联合创始人。他们都因为各自的学术专长而受到批斗,因为我母亲学贯欧亚,所以批斗以她尤甚。

事实上,我是出生在一个“改造”营(干校)的,我的双亲在那里被迫从事体力农活,为的就是能和劳动阶级走得更近。从小我的父母就为我和我的兄弟播下注重教育质量的种子,这种信念一直支持着我们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走得更高更远。我们一家在中国刚刚对外开放的1980年就移民到了美国,主要是因为我的父母希望我们能有机会接受到当时最好的教育。

汪丛青一家在改造营的合照汪丛青一家在改造营的合照

他们为了给我们创造这个机会,做出了巨大的个人牺牲。作为艺术家,他们没有足够的财力供我们接受更高等的教育,却一直鼓励我们要自立自强,不能中断学习。我的兄弟和我为了报答这份期望,都学得很努力,还获得了华盛顿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授予本科生和研究生的全额奖学金。我的兄弟Will的移动支付初创公司在2015年作价2.5亿美元卖给了三星,他现在也是Samsung Pay的负责人。

我在1991年第一次触电VR技术。当时,我有机会在人机接口技术实验室(美国首个专门研究VR的学术实验室)接受Thomas Furness教授的指导,进行一项关于VR可能对教育教学产生干扰的研究。这个工作令我可以一窥这个新技术改写我们后代教育和生活方式的潜能。如果没有我所接受的教育和我父母的牺牲,今天我也不会站在这里,有这样的成就。现在有机会把我25年前论文上的预言实现,我感到很荣幸,我也很乐意在这个过程中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同时,我也希望我的努力能在这个方兴未艾的产业中产生深远持久的影响。

Vive最近公布了一篇新的教育领域研究的论文,指出VR在改善学习和记忆方面有着让人喜出望外的好效果。最终,VR技术将有可能释放每个孩子体内蕴含的天赋。

汪丛青和“VR教父”Thomas Furness汪丛青和“VR教父”Thomas Furness

部分质疑者仍然只是把VR当作一股流行风潮或者一件玩物而已,认为这只是一种圈钱的娱乐把戏,最好的应用场景不过就是用作游戏社交。那么2016年VR产业发生了什么大事,目前发展现状如何?

VR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都各有一个伪开始,但就目前这一次而言,形势却和之前两次截然不同。这次已然不是一个小范围的、只会影响娱乐行业的娱乐风潮。

我们目前目睹的是,高质量的VR产品以合理的价格进入到千家万户,而且涉及到全球性分工的诸多关键行业,行业之间的协作体也对这个新技术流露出了极大的兴趣。对比上世纪90年代那次VR风,一个像模像样的VR系统可能就要花费成千上万美元,还得专门找一个房间来存放。而现在,支持VR的生态系统比以前广泛多了。数以万计的内容工作室专门开发VR内容,而且主流的电视电影公司都已纷纷加入了VR阵营。

单单是在我们的app商城上,就已经有超过1000个VR应用可供用户下载使用。这还不包括在Steam和Viveport上不公开发布的、主打B2B的应用。我们也看到风险投资者和企业投资者都携带数以十亿计的美元,源源不断地往这个行业里注力,务求激发出创业者更多的创意,支持行业长期的发展。目前,该行业里的各个关键性指标都在加速增长。

就今年而言,与之前相比,每个季度都有更多的VR设备发售,每个月都有更多的新VR内容上传到app商城,更多的钱投到这个行业。

这个现象就是目前的发展现状。

汪丛青通过Vive demo引导科比汪丛青通过Vive demo引导科比

您建议未来的VR企业家不要光顾着寻找赚钱的机会,更要专注于发展他们现有的技能和企业文化。为什么您会有这方面的感受?您觉得对于考虑进入VR产业的企业家来说,有什么共通的、大多数人都适用的建议?

就我的职业生涯而言,我曾经创办过四个初创公司,并都寻得了金主的支持,也领导过规模颇大的几家世界500强公司。我亲身经历过PC时代的兴起、互联网泡沫的繁荣,以及近期的移动互联网革命,见证了个中的兴衰成败。

我认为VR/AR对我们生活的终极影响意义,将远远大于之前历次重要的技术浪潮。各行各业都会受到影响,我们生活都会受到全方位的冲击。鉴于这个行业里仍然有很多产品未被发明、开发,所以有很多处女地有待开垦。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中的每一个成功产品或者服务,都将在VR领域寻找到一席之地。

如果你想创立一个VR公司,就不能单纯地随大流,干着大家都追捧的、老掉牙的事。你应该追随着你自己内心的情怀,用好自家的技术,聚焦在你自己的强项上。专注于你真正擅长的领域。只有这样做,你才可能在进入这个行业中的芸芸聪明人中脱颖而出,即使在未来不可避免的瓶颈时期,你仍然能保持顽强、旺盛的生命力。

在这里我也不免老生常谈,再次强调建立一支强有力的创始人团队的重要性,这对你的技术发展和培养真正的企业家精神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从真正能帮你扩张市场占有率、吸引用户的投资人身上获取投资,从真的能随时为你补充弹药的投资人身上获取投资,你才可能有发展。这个行业的某些关键因素已经被完整定义了。但我觉得至今为止,仍然没有人能给出“VR该如何发展”的最准确的答案,即使你是VR大牛,也不能给出圆满的答案。

姚明是全球第一位收到HTC Vive的消费者姚明是全球第一位收到HTC Vive的消费者

正如您所提及的,随着VR的发展,资源会由有限变无限,距离会由限制性因素变得无关紧要,时间也会变得更充裕。那么您能就这个点给出更详细的解答吗?这将如何影响人们的日常生活?又会给社会带来什么样的宏观影响?

一旦大规模应用VR技术成为现实,今天决定人类生存的很多根本性法则将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当你拥有一所梦寐以求的虚拟大房子,或者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到达你想去的任何地方享受虚拟假期时,稀缺资源和货币价值的概念都将与今天的老概念不能同日而语。任何一个今天被视作有限资源的概念都可以实现虚拟化,都可以对普通人实行按需分配。举个例子,有限的顶尖大学知名教授的面授课程名额,今天来看是有限的,但实现VR后,世界上任何地方的学生只要想学这门课程都能享受到相同的教学质量。优质教育全民民主共享的梦想将在未来20年内实现!

这意味着,即使是一个出生在第三世界国家贫民窟的贫民,也能享受到和发达国家中产阶级出身的同龄人一样的教育机会,实现个人的自我发展。人与人的距离,物体和物体的距离,也会因为你有能力随时随地和他人进行实时的逼真互动交流,而冲淡了当中的隔阂感。无处不在的VR技术有可能免除了大多数人交往或商务交流时的舟车劳顿之苦,赋予我们更多可以自由支配的私人时间和资源。

汪丛青通过Vive demo引导姚明汪丛青通过Vive demo引导姚明

事实上,真的到了那个时代,地理位置的概念甚至不再是我们现在理解的事实,我们可以身处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国家,却可以共同生活和工作在一起。这意味着大多数人不再需要在生活质量和工作效率之间作出取舍、做出妥协。举个例子,我可以选择生活在热带海岛的海滩区,又能同时工作在十面霾伏的北京城区。

补充一句,人们不再通过穿着是否考究和银行存款多寡来评判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取而代之的评判标准是,他的知识面是否完备和想象力大小。那么,对大多数人而言,他们都能活得比现在更快乐,工作和生活也能协调得更好,可以更专注于智力和财富的创造。

北京正在迅速发展成全球VR创新中心北京正在迅速发展成全球VR创新中心

目前中国VR充斥着大量的炒作成份。跟北美相比,您认为中国的VR生态系统发展上有什么不同之处?您觉得中国在发展VR技术方面最终会超越美国吗?

我认为当前最关键的差别在于使用意愿和应用范围上。今天的西方市场,VR仍然只是被当作服务于游戏玩家的玩具而已。而在中国,实质性的改变却正在发生,非游戏玩家对VR的兴趣以及非消费级的VR使用热度正与日俱增,和西方的发展水平不能一并而论。

世界上第一本VR杂志用的是“Vivepaper”技术世界上第一本VR杂志用的是“Vivepaper”技术

超越家庭应用规模的VR,正在网吧、售楼中心、汽车经销商、图书馆、博物馆、学校等应用场景生根发芽,现在已经遍布了这个国家的大小角落。HTC和康泰纳仕刚刚宣告合作做出了世界上第一本VR杂志,而第一家VR Ready的实体酒店也是源于HTC和洲际酒店集团的合作。VR产业在这个国家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哪怕是三、四线城市亦如是)根本就不需要我们作过多的自我宣传。然而,我们却很难在西方市场看到超出家居应用的VR产品,即使是在主要城市也难以寻觅得到。

事实上,中国政府已经公开力挺VR,强调了VR对于国家长期发展的重要性,并作出长远规划,拨备巨额资金支持其认为的关键领域的VR应用。

汪丛青和政府官员在虚拟现实产业联盟成立大会汪丛青和政府官员在虚拟现实产业联盟成立大会

举个例子,HTC近期宣布一项和深圳政府合作的价值15亿美元的VR投资,旨在扶持中国VR企业,孵化更多原创设计。早在2015年,中国政府已经设立超过2500亿美元的政府基金支持本国企业创业创新。这些基金同时亦被用作吸引世界各地顶尖的华裔人才回国创业,甚至还说服了部分非华裔的人才也投身到这片创业热土中来。

2015年也是中国私募性风险投资基金的体量超越美国的第一年。2016年,两者之间的差额继续扩大。众所周知的是,创业创新和技术发展宏观上来说就是和投资如影随形的。

从这个角度展望,中国似乎正是未来技术发展道路上无可争议的领路人。时至今日,HTC Vive已经被广泛地认可为最好的VR平台,同时,它亦是一家中国公司。

北京第一个VRVCA大会上,汪丛青正在拍360度照片北京第一个VRVCA大会上,汪丛青正在拍360度照片

无论对中国还是世界来说,您现在都正身处在环球VR投资的中心位置。您对此有什么独到的想法,或者您认为VR投资市场即将走向何方?

作为VR风险资本联盟(VRVCA)的主席,也是全球逾40家顶级风险投资基金的一员,我确实对这个课题有自己的话想说。

当下VR/AR行业的发展势头之盛,我相信没有人还会轻视。成交额和交易规模持续增长,同时投资的范围也深受鼓舞,呈现出一日千里的势头。交易估值的手段开始变得有点儿多样,然而,许多有理有据的投资机会却依然值得肯定和期待。随着更多优秀企业家近年来的进场,交易流程和交易渠道亦变得越发稳健。

中国的风险投资已经风起云涌中国的风险投资已经风起云涌

史上三次的技术革命浪潮值得借鉴,一波新的技术浪潮到来的前两年是抢占滩头的阶段,市场领导者最终会在行业发展的前5-8年里彻底驾驭这个行业。因此,尽管在新技术浪潮的早期存在更多的风险,但这个策略同时也将带来更丰厚的回报。如果投资者能找到那些真正能创造客户效益的公司,包括研究他们是否运用突破性技术、服务模式是否创新、IP是否不可复制等因素,具备这些优异素质的公司往往会表现不俗。TPCAST就是这个策略下选出来的佼佼者,该公司主营PC VR无线升级套件生产。我们是在几个月前把该创业公司列为Vive X加速器下配套设施进行投资的,而他们现在俨然已经成为VR行业一颗炙手可热的新星。

这个行业充满着丰富的高回报机会,从软件、内容、核心技术到平台服务,任何一个环节都可能创造奇迹。我个人更倾向于避免投资在初创硬件平台,因为硬件不是适合小公司玩家的赛道。

汪丛青介绍HTC Vive无线升级套件汪丛青介绍HTC Vive无线升级套件

本文来源于The Huffington Post,作者Michael Park。

郑重声明:黑匣网(www.heix.cn)的全部内容,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者以其他任何形式擅自使用,违者必究,特此声明!如需转载,请联系苗青,【微信号:miaoqing1018】

黑匣微信:heixvr黑匣微信:heixvr

评论

评论正在加载中~
~\(≧▽≦)/~